青牛财经

青牛财经定位为中国财经网络门户,致力于打造专业、权威、为用户着想的财经门户,为广大关注财经的用户,提供全方位的财经资讯及国内金融市场行情。
青牛财经网站内容涉及财经、股票、基金、期货、黄金、白银、外汇、债券、保险等金融资讯与财经信息。
及时有效的资讯信息,财经专家评论实时情况,更多热门财经话题尽在青牛财经。

从宏观经济的运行趋势洞悉黄金投资机会

把握黄金市场机会,必先认识黄金

怎样通过宏观经济环境洞悉黄金投资机会?这不仅是让投资者倍感困惑的问题,甚至很多市场人士对此也没有系统认识。对此,青牛贵金属资深分析师将系统地与各位投资者进行经验的分享。

青牛贵金属分析师认为,分析任何市场投资机会,都应首先立足于分析支撑市场运行的根本,而非简单作价格游戏,进行价格投机。分析黄金市场机会,必须先认识黄金,黄金到底是什么?在全球货币信用化之后,黄金虽看似商品,但与其它所有商品最大的不同是仍具极强金融属性,甚至金融属性远强于商品属性。

黄金作为以金融属性为主的特殊商品,其本身就具备无负债的价值与信用。在当今信用货币主导全球流通的年代,黄金最大的金融功能是稳定信用,对冲信用货币的信用危机。即如果一国货币信用稳定,购买力维持相对稳定,黄金的避险魅力就会弱化,并进而利空对应信用货币计价的黄金。而如果一国货币出现信用危机,物价飞涨,通胀严重,黄金相对于该国信用货币的避险功能就会强化,并进而利多以该信用货币标的的黄金。

如果全球信用系统出现泛滥,并引发物价通胀,则黄金的避险属性就会出现系统性强化。此外,我们必须明白,信用货币稳定与否,必将最终体现在物价运行趋势中,并进而通过市场对物价波动的担心传导至黄金市场,引发金价的涨跌。这是驱动黄金市场宏观运行的根本,判断黄金宏观牛市或熊市的根本,即洞悉黄金市场宏观投资机会的根本。

近十几年黄金宏观运行趋势与通胀脉络清晰对应

我们不能否认的是,2011年的前十年,是全球通胀加速的十年,其间又可分为两大段。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通胀是全球性的。对应着以美联储为代表,全球还算有序的持续宽松,美元系统性地宏观贬值。当然,新兴经济体的通胀比发达国家明显。2008年至2011年,在经历美国次贷诱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为刺激经济尽快走出危机后的低迷,全球货币释放泛滥成灾,毫无节制。全球通胀呈结构性恶化,通胀主要由新兴经济体引领,发达国家释放的货币水分不少被实体经济的低迷与干涸所吸收,通胀不算明显。但整个全球在信用货币释放过度的影响下,继续维持较高通胀以及市场对恶性通胀的担心。期间对应着10年黄金大牛市。

2011年后至今,虽全球信用货币系统仍在持续大肆注水,但全球经济却再度转而低迷,欧债危机更是拖累欧元区经济陷入衰退。央行过多的信用注入一方面被糟糕的实体经济消化得无影无踪。另一方面,银行系统为控制实体经济低迷背景下的信贷风险,尽可能不让过多的流动性进入实体经济及消费流通领域。故全球物价总体趋稳,缺乏经济增长点的发达国家呈现出低通胀,甚至通缩态势。黄金对应着中长期熊市,金价从1920美元调整至1180美元附近。我认为此乃近十几年金价运行的主要线索。

其它因素对黄金市场的影响都将得到形式与程度不一的修正

或许投资者,甚至部分市场人士并不认同上述看法,他们认为影响黄金价格的因素太多。回顾这十几年,央行的黄金储备调整、地缘政治危机、黄金实物消费或投资需求的阶段性偏好、金融危机、外汇市场波动等,都曾引发过金价短期或阶段性剧烈波动,为何单独将通胀强弱视为决定黄金宏观牛熊的唯一主线呢?是的,上述诸多因素曾影响过金价的短期或阶段性波动,但这都不是根本。争议最大的可能是美元汇率波动对金价的影响,但都不是影响黄金宏观牛熊的根本。上述非根本因素背景下对金价的过度影响,此后都将得到市场的逆向运行修正,只是修正的方式与程度不一样。

其它因素对金市的影响可能形成很大交易价值

故此,全球通胀形势与形势预期是影响黄金宏观牛熊的根本因素。其余因素都是影响金价波动的阶段性因素,即便其对金价波动影响超过30%,甚至超过50%。对市场的过度影响必将引发此后形式与程度不一的投机修正。当然,我们不能否定非通胀因素对金市影响带来的市场操作机会,很多机会都值得参与。对保证金投资者而言,仍可能带来获利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可能。

最可能产生争议的黄金市场影响因素——美元汇率波动

对上述论点相对有争议的可能是外汇市场对黄金价格的影响,直观的就是美元汇率波动对金价的影响。可能不少投资者,甚至不少市场人士都认为,黄金的宏观牛熊应该与美元汇率的宏观牛熊呈反向波动关系,即如果美元宏观贬值,黄金将宏观走强。如果美元宏观走强,则黄金将进入宏观熊市。目前美元宏观转势论起,意味着黄金可能陷入长期的宏观熊市。就这十几年的时间来看,黄金与美元的关系似乎大体如此,但笔者并不赞同此观点。

笔者以为,即便美元宏观转势走强,也并非意味着黄金就会宏观转弱。理由如下,如果将全球外汇市场容量比喻为大海,美元汇率某阶段或数年间的运行趋势只能好似受诸多因素影响的大海波浪运行趋势,美元汇率运行的波浪不会明显影响大海的容量,即美元汇率波动不会明显影响全球信用货币总量。而我们认为,黄金作为对全球信用货币的信用量度,全球黄金总量应该对应着量度全球信用货币总量。

回顾近几年,尽管全球通胀稳定,欧美低通胀,甚至通缩,但全球信用货币毫无争议的以远超实体经济增量的速度在泛滥,即“大海”中的海水容量在不断增大。如果信用货币相对于实体经济溢出的泛滥速度远超全球矿产金的供应,那么对应的金价重心应该上移,这样才能继续维持让全球黄金总量对应量度信用总量。海面美元汇率波动方向或宏观波动趋势不应阻碍金价重心的上移。目前全球信用的海水总量在继续增大,但金价重心没有上移,反而出现阶段性下行,这正是全球低通胀环境所致,注定是对长期金价的“错杀”。

本文来自青牛财经网www.qnfx.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