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牛财经

青牛财经定位为中国财经网络门户,致力于打造专业、权威、为用户着想的财经门户,为广大关注财经的用户,提供全方位的财经资讯及国内金融市场行情。
青牛财经网站内容涉及财经、股票、基金、期货、黄金、白银、外汇、债券、保险等金融资讯与财经信息。
及时有效的资讯信息,财经专家评论实时情况,更多热门财经话题尽在青牛财经。

专家视点:黄金市场越开放越安全

中国虽然在2002年正式开放黄金投资市场,但跟其他产业相比,黄金市场的开放程度仍然是比较低的,尤其是在进出口方面,还需要央行的准许,等同于外汇来管理。多年来,黄金在工业、首饰等市场的商品化并没有弱化其金融属性,2011年央行专门发文件明确表示,黄金具有货币属性,是一国央行国际储备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同于一般的贵金属。这说明黄金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央行不仅会增持黄金,还将黄金视为一种关乎国家金融安全的战略资产。


不过纵观全球发达经济体,除了历史“遗留”的部分黄金储备,对黄金市场的管制早已放宽,甚至基本没有什么管制了。而发展中国家无论是从外汇储备角度,还是从金融稳定性考虑,对黄金的重视程却越来越高,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国,对黄金市场的限制政策屡见不鲜。对待黄金市场管制程度的高低,似乎在说明一国经济是否发达,一国金融系统是否健康,一国对全球金融市场是否充满担忧等。黄金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就像是握在弱者手中的武器,意图保护自己不受周围人们的伤害。


实际上如果不从经济发展,以及纸币(主权信用货币)市场本身去解决金融市场的问题,仅仅靠黄金储备的增多,以及对黄金市场的管制来稳定和规避金融市场风险是远远不够的,有时候反而会适得其反,因为当局会认为只有控制了黄金市场,在金融安全方面就多了一个保障,心理层面获得了安慰之后,会导致在融入全球市场,以及积极改革各类市场制度方面产生懈怠。安全并不能依靠“修长城”思维。


从历史的角度看,美元打败英镑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跟1944年美元跟黄金挂钩的政策是分不开的,但美元和黄金的固定兑换也造成了很多问题。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随着美国国际收支逆差的增加,1960年开始,伦敦市场出现了抛售美元、抢购黄金的现象,黄金价格一度从35美元的固定价格飙升到了每盎司41美元,也就说美元在很短的时间内相对黄金贬值了接近20%。实际上美国在1944年布莱顿森林体系之下的黄金固定兑换美元的政策已经成了美国的累赘,美国的国家意志当然是保护国家核心利益,到了1971年,美国宣布在黄金市场违约,放弃固定兑换的承诺,黄金与美元自由浮动。金价从1971年至1980年上升了20多倍,到了850美元每盎司。


美元跟黄金脱钩之后,其“美金”之誉一落千丈,美元对黄金的贬值进一步损害了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可信度。在控制通胀方面具备史诗级人物的前美联储主席沃尔克曾在美元对黄金急剧贬值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表示,美元和黄金脱钩并不是美国的末日,也不是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终结,只要美国能增强竞争力,不断提高生产力,维持物价的稳定,就没有理由怀疑和黄金脱钩之后的美元会失去世界各国的青睐。事实也证明了,在保证一国经济和主权货币吸引力方面,增强竞争力、提高生产力和维持物价稳定是最重要的。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各国在管理信用货币方面经验提升,自1999年欧元正式面世至今,整个欧元区的黄金储备是净流出的,欧元既没有跟黄金挂钩,也没有实施更多基于保护欧元而针对黄金的管制政策。2010年欧债危机期间,欧元崩溃论甚嚣尘上,到了2011年,欧元之父蒙代尔等甚至站出来说欧元应该跟黄金挂钩以挽救欧元。但欧洲央行依然选择了从容应对,并没有把欧元跟黄金扯上关系。事实证明欧洲央行的行动和决定是正确的。


作为一国央行,其对黄金的喜好程度,决定了其心理状态。中国央行目前对黄金市场的重视和强调足以说明其对涉足国际金融市场的不自信,这一点恐怕反而会影响到投资者对人民币国际化的信心。但人民币国际化需不需要黄金呢?当然是需要的,只是其布局需要低调实施,表面上就像欧洲央行和美联储一样,更关注黄金商品属性,毫不在乎将黄金市场完全开放。至于私底下秘密增持等,本身就是一种市场行为,旦增无妨。


尤其是对于时下的中国央行来说,在黄金市场的态度一定是多做少说,只要找到黄金真正的金融用途,能够参与到流动性管理当中,发挥黄金真正的金融价值,才是央行所需要研究的。由于中国人天生就喜欢黄金,市场参与度非常广泛,黄金价格的波动直接影响到市场对通胀的预期,如果央行拿出储备的三分之一左右进行市场操作,每次可以释放或回笼的流动性将超过1000亿元,央行就可以把黄金当成是一种流动性调节工具,在时下各类价格调节工具匮乏的情况下,提供多重选择,增加了宏观调控的及时性和有效性。如果仅仅是当做一种储备,放在仓库里压箱底,其成本较高,且很难得到高枕无忧的效果。


笔者一直认为央行没必要强调黄金的重要性,更不能对这一市场实施垄断。具体来说,央行增持黄金储备应仅仅限于两个目的,一个是流动性管理,可以用增持或抛售黄金的方式对货币市场进行市场化调节,其市场意义甚至大于上调或下调准备金率;另一个是在人民币国际化之后当做一种兑付备用金,按照人民币在境外的流通量来增减黄金储备,实际上就是防止人民币国际化初期会出现大幅贬值等金融动荡。如果地缘政治和货币博弈出现了升级,中国还可以利用足够多的黄金储备,采取非常规的“金本位”措施,保证人民币的全球性地位。


黄金所发挥的金融安全作用,是预期性的,而非实用性的。时下要做的,依然是对黄金市场的全面开放,无论从进出口管制、金融交易、黄金珠宝消费税率,以及脱离国资、银行体系等各个方面,都需要进一步采取改革开放和支持政策。印度黄金政策方面就比较灵活,当卢比贬值较快的时候就提高黄金的进口关税和消费税,当卢比升值较快的时候就下调,带有非市场的、区别对待的强制管理政策比较少见。


本文来自青牛财经www.qnfx.com

评论